网球

神奇顺风车 第二十三章:轻松熊不是熊,诚信币也不是币

2019-10-12 18:00: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奇顺风车 第二十三章:轻松熊不是熊,诚信币也不是币

中午11点半,丁一天摸了摸肚皮,又摸了摸口袋里的46块7毛钱。

幸好昨天晚上吃得饱,早饭没吃也不怎么饿,午饭不能不吃,回去之后一块二的泡面解决一顿那就好了。

丁一天刚刚产生回去的念头,顿时顺风车又自动下单了。

“捷豹车主梁力文已经接单……”

得,五块八又飞了,这么一来,身上就只剩下不到40块钱了……

这下该怎么活?

丁一天到了楼下,却没看到梁力文把车停在楼门口,他有点纳闷,抬眼四处张望。

隔着一条绿化带和马路,丁一天看到了梁力文的捷豹停在对面,梁力文带着满脸的笑容,抱着巨大的轻松熊,迎向对面不远处的附中大门。

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妹子从学校里走了出来,一身校服也掩盖不住满身的青春靓丽。

身边的高中女生们,也一个个水灵灵的,比丁一天记忆中的漂亮多了。

难怪每天放学的时候,都有禽兽师兄在这里拎着午饭等学妹。

梁力文把手中的轻松熊递了上去,附近的学生们都露出了满脸的羡慕神色。

丁一天也羡慕啊,有这样的老爸真幸福。

“我不要什么熊!”下一秒,青春靓丽的妹子,却猛然把熊丢在了地上,大喊起来:“每次生日都送我熊,我真正想要的东西,却从来不给我买,你走你走,你去喝你的酒,搞你的应酬去吧!反正你也不关心我,别假惺惺的!”

妹子转身跑了,只留下梁力文呆呆地站在那里。

丁一天走上前去,默默捡起了毛茸茸的大熊。

有钱人就是矫情,送个熊还不满意?

我妈送我的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要不咱俩换换?我看你现在正用得着。

心中默默吐槽着,丁一天走到了梁力文的身边,道:“大叔,你没事吧,她现在还小,以后会懂的。”

梁力文的个人评价,只有54了。

丁一天看着梁力文喝醉,挣扎,沉沦,强颜欢笑。

而就在这样的困境,他还记得自己的女儿生日,专门抽出来了时间,来学校门口迎接她

,给她一个惊喜。

但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丁一天都不敢想象现在梁力文的心情。

其实,在这之前,丁一天也不懂。

他总觉得,自己的父母为自己的付出,是应该的,是无限的,是不该奢求回报的。

但现在,往昔的种种浮现,丁一天想到自己大学的颓废,花钱要钱时的心安理得,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如果不是这次意外,说不定他也会继续这样下去。

但现在,他从别人的身上,看到了自己。

坐在车上,梁力文默默不语,丁一天道:“大叔你知道吗?其实确实不该送你女儿轻松熊。”

“嗯?”梁力文谈兴不高。

“其实轻松熊并不是熊,人设上来说,轻松熊布偶服下面,是一个因为担心女儿而进城打工的谢顶大叔,为了守护女儿才穿上了布偶服……把轻松熊摆一床,那可是摆了好几十个老男人啊!”

“啊?”梁力文哭笑不得,还有这种事?这年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啊!

“小兄弟,很高兴认识你。”车行很快,快到14号楼时,梁力文道,“不过以后可能就没办法再拉你的顺风车了。”

“嗯?”丁一天纳闷。

“我找到了一个救命的订单,不过对方要求比较高,我打算把这辆车卖了,换点周转资金,把订单接下来,再搏一把……”梁力文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丁一天说,或许这个时候,他真的需要一个人来倾诉一下。

丁一天看向了梁力文的详细资料,在趋势里看到了一条。

“决定放弃谈判,接受竞争对手的救命订单。订单有猫腻,将会血本无归,后被逼债在一次酒后终结生命,段位归零……”

丁一天被吓到了,基本上没听到梁力文后面说的啥。

到了宿舍楼前,梁力文下车,为丁一天打开了车门,道:“那,小兄弟,有缘再见了。”

还有缘再见,恐怕是再也不见啊!

丁一天深吸一口气,右手猛然一鼓,一枚诚信币幻化出来。

看丁一天准备付钱,梁力文笑道:“算了,别付钱了,相见就是有缘,而且我还得谢谢你……”

什么时间了,哪有时间客套!

丁一天一把抓住了梁力文,把一枚诚信币放到了梁力文的手中,郑重道:“大叔,不,梁总!你千万不能接受那个竞争对手的订单,那是陷阱,你之前的谈判别放弃,再去试一次,就再试一次!”

梁力文张大嘴巴:“哈?”

“记住了,再试一次!”丁一天认真道,“相信我!”

梁力文迷茫地看看手中的硬币。

一枚圆圆的,直径三厘米左右,非常大的硬币。

一面是两个伸出大拇指的拳头,下面写着“诚信”二字。

另外一面则是巨大的数字1和下面的“丁一天币”。

这是什么?纪念币吗?丁一天似乎是刚才那个小伙子发行的硬币。

银灰色的硬币,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梁力文是搞机械的,整天和各种金属打交道,他却从没见过这种色泽的金属。

似乎能把人的视线吸引过去,再也挪不开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

同一时间,杨秋岩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他申请到了学校里最贵的那台斯派克光谱仪的一小时使用权,打算分析一下这硬币的成分,排了三天队,才终于排上了。

进了实验室,杨秋岩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一个匣子,慢慢打开,看到里面躺着的那枚硬币,差点又为之吸引,心神荡漾。

好不容易稳定心神,他把硬币放在一旁,打开了光谱仪,转身去拿硬币。

然后猛然愣住了。

硬币不见了!

“等等,在哪里!”杨秋岩差点吓疯了,他简直不敢想象自己如果失去了这枚硬币,会怎么样。

转身找了半天,他一转头,硬币竟然还在匣子里!

怎么回事?刚才怎么不见了?

他伸手去抓,想要放到光谱仪里,却抓了一个空,似乎在他的手遮挡了视线的一刹那,硬币就消失了。

转头,再挪回来,硬币却还在那里。

如果是普通人,此时一定会觉得“有鬼!”

但是杨秋岩是个物理学家啊,他心中有一个离奇的想法,却又模模糊糊抓不到。

他把硬币放进口袋,叫来了设备管理人员:“小宋,你过来一下,我有个东西要让你看……”

一摸口袋,硬币又不见了。

“啥?”小宋一愣。

“不,我只是在做一个实验。”杨秋岩苦笑。

现在他明白了。

正如轻松熊其实不是熊,里面有个谢顶的大叔。

诚信币也不是硬币,它是一团量子概率云,该观测到它的人总能观测到,不该观测到它的人,永远也观测不到。

它在那里,却也不在那里。

宏观的量子态硬币?

什么样的物理实验室,能创造出这种硬币来?

杨秋岩被震惊了。

安徽牛皮癣治疗方法
曲靖治疗盆腔炎费用
益阳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安徽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曲靖治疗盆腔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