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大泼猴第两百二十四章千万金精

2020-01-24 12:45: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泼猴 第两百二十四章:千万金精

瑶池。

边的荷池,那一朵朵荷花都足有一人多高,巨大的荷叶看上去如同一颗颗的大树一般。

狭长的白玉走廊上,李靖身穿金色铠甲,手持玲珑宝塔缓缓地走着。

蟠桃园归王母掌管,所产蟠桃,大多用于蟠桃会,少有其他用途。平日里便是玉帝要几个蟠桃也都得看王母脸色,何况是如今一口气要一百个蟠桃去赎广目天王呢?

其难度之大,若是放到一般神仙手中当真是束手策。

不过李靖到底是权倾一方的老练天神,上天半日时间里,他已经密会了太白金星。那太白金星允诺会说服王母赐下蟠桃用于南天门军团战后论功行赏,只是瑶池开销庞大,天庭拨付有限,到时势必得将原本军中准备用于论功的金精转赠王母。

对此,李靖自然是欣然接受。

毕竟届时论功主要的奖赏都将来自天庭额外拨付,军中的,也不过就是意思意思罢了,算起来五万金精便能有所剩余,还不够赠与太白金星那五株仙草的十分之一。

一路走,直到末端,李靖望见了露天的殿堂。

那金碧辉煌的殿堂上仙乐齐鸣,光是乐手仙客便有近百,浩浩荡荡,个个均是炼神以上修为。四周成群的美艳女仙往来不断,那舞姿若是寻常将士来访,非得痴了不可。

主位上,一位衣着华贵、沐浴在祥光之中的妇人靠坐着,那身旁立着的。是太白金星。

李靖一手捶在胸甲上,躬身道:“李靖。参见王母娘娘。”

“礼了。”王母伸手一抚,只淡淡瞧了李靖一眼,又继续津津有味地聆听仙乐。

“谢王母娘娘。”

“听太白金星说,你想取些蟠桃用于奖励征讨东胜神州有功的将士。”

“正有此事。”李靖躬身道:“此次我南天门军团奉玉帝之命征讨东胜神州,将士不浴血奋战,不日将凯旋而归。届时,天庭封赏也就罢了,军中也须得有些表示。若是赐予金精。则显得有些俗套。李靖与四大天王商议着,若是能用蟠桃奖赏,必将鼓舞人心。如此不情之请,还请王母娘娘念及将士们的苦劳,允下。”

说罢,他又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微微直起身子,那目光斜向王母。

似是略略考虑了一番。王母微微一笑,道:“李天王如此体恤下属,难怪在军中备受爱戴。有功之臣,当赏。此事本宫又岂可拒绝。只是……”

说着,王母顿了顿,淡淡看了李靖一眼。道:“只是所求一百个,似乎多了些许。每年蟠桃会,这蟠桃园中的蟠桃,也是紧。虽说也不是匀不出,但若是就这么赐下。往后各军都来索要蟠桃用于赏赐有功之将,那这蟠桃会。还怎么开啊?”

说罢,她伸手端起资金杯,低眉饮了一口琼浆。

听闻此话,李靖先是眉头微微蹙起,望了太白金星一眼,见他面色淡然,才躬身道:“王母娘娘所言甚是。不知这样,若是得王母赏赐蟠桃,军中原本备于赏赐的金精便空下了,以此转赠瑶池,权当我南天门的一点谢意。往后其他各军若是想效仿,也须得依此例。如此,可好?”

见王母听后默默点头,李靖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那五株仙草,到底没白送。

似是思索了一番,王母娘娘微笑着说道:“如此,倒是一个办法。既然这样,就有劳李天王,送千万金精过来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顿时如同将一枚巨石砸入李靖的心池之中,可谓翻江倒海。

千万金精?南天门军团一年的军也不过六千万!

那李靖脸色顿时微微变了变,干笑两声道:“千万金精……这,是不是有点……”

“蟠桃,本是天庭圣物。”一直没开口的太白金星忽朗声打断了李靖的话道:“本次若非念及南天门将士为天庭浴血奋战,娘娘又怎肯破例而为?待凯旋之日,如此恩赏,必定振奋士气,将士们不感怀娘娘恩德。”

说罢谄媚地朝着王母拱了拱手。

王母轻轻摆了摆手做谦虚状,笑道:“将士有功,理应封赏。一百个蟠桃,着实有些多了,但将士们为天庭抛头颅撒热血,我等又怎可吝啬呢?”

“娘娘所言甚是。”说罢,太白金星转头对着李靖问道:“李天王,您说,是吧?”

怎可吝啬?这是在说给自己听的吗?

李靖微微笑着,嘴角微微抽搐,那紧闭的唇下牙齿咬得咯咯响,却也奈,只得拜谢。

……

风铃抵达花果山之后的次年六月。

花果山百里外,旷野上,六只形态各异、衣衫褴褛的妖怪正飞速奔逃着。

在他们身后,十里外的高空中一艘悬浮着的轻型天军战舰擂起了战鼓。

甲板上,近百天兵手持各种武器正在一名天将的带领下腾空而起,朝着这六只跑得断气的妖怪飞速追了过来。

“妈的,要是能有个腾云术也不至于这样啊!”为首的,断了一个象牙的象精急喘着恨恨地唾骂。

那肥大的腹部上还绑着厚厚的绷带,上面血迹斑斑,显然是先前受过重伤。

“就算给你腾云术你敢飞吗?天军在这一带都布下了监控的术法,一用死得。”一只白鸽精从他的头顶划过。

她看上去像一个曼妙的女子,只是那身后白色的翅膀、发髻上白色的羽毛以及裸露的臂膀上依旧残留的好似羽毛轮廓一般的纹路标示了她的身份。

惊慌失措中,跑在后的。瞎了一只眼睛的野猪精被绊倒在地,其余的几个妖怪纷纷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去。

一手按住地面。野猪精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终却又猛地跌坐在地。

“还能走吗?”象精急喘着问道。

低下头,野猪精呆呆地看着自己小腿处捆着的破布上缓缓晕开的血渍,眼眶顿时微微发红了。

“马上就进入花果山范围了,没想到啊……哈哈哈哈,我得死在这里了,你们走吧。”

疯狂地眨巴着眼,他瑟瑟发抖地回头解下了背上的那一柄战斧。

其余的妖怪都望向了象精。

那身高足有一丈五的象精淡淡看着他。轻道了一声:“保重。”说罢,扭头便走。

其余的妖怪也只得步跟了上去,唯独白鸽精还拍打着翅膀悬在空中呆呆地看着,看着野猪精艰难地站了起来,看着他转过身去攥紧了那柄缺了好几个口子的战斧呆呆地望向远处袭来的天兵,做出迎战的姿态。

白鸽精想向野猪精飞去,却被象精一下喝住。

“这一路。像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没什么好犹豫的!”

“不。”脸色有些发青的白鸽精重重地喘息着,眨巴着眼睛望向花果山的方向:“这里离花果山不远了,也许……也许他们的人马会在这附近。”

“别傻了!这里距花果山还有上百里呢!”象精猛地咆哮道。

白鸽精依旧迟迟未动,这让其他妖怪都不得不放慢了脚步。

她是向导,若是失去了。便是这百余里的路程他们也未必能安走完。要知道距花果山越近,天军的布防必定越密。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天军越来越近了。

“娘的,这是要逼死老子啊!”象精恨恨地唾了一口,取下悬在腰间的狼牙棒攥紧。却依旧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回去救援。

急速飞行之中,一部分天兵已经亮出了弩箭只等距离再近点就将野猪精射成刺猬。

“完了。”象精呆呆地看着白鸽精于那一众天兵。许久,只得向野猪精迈开了脚步,恨恨地唾道:“女人就是不靠谱!”

正当此时,刺耳的声响传来,飞在前面的天兵身躯顿时后挫与身后的天兵撞到了一起,坠落。

所有的天兵都停下了动作,六只妖怪也都是一阵惊恐。

待到坠落地面的天兵平躺着一动不动,他们才看清那天兵额头上插着一支黑色羽箭!

“这是什么?还有其他妖怪!”为首的天军瞪大了眼睛朝四周望去。

就在妖怪们的身后两里开外的地方,短嘴拍打着翅膀悬在半空,伸手慢悠悠地从箭筒中抽出第二支箭矢,搭弓,满铉,指向那为首的天将!

“是化神境妖怪!”天将猛的怔住。

“想打吗?”短嘴歪着脑袋,手中的弓铉微微紧了一紧直接指向天军的咽喉。

虽说这轻舰上没有化神境天将,但好歹也有六名炼神境天将,要连眼前这猫头鹰妖精一同吃下,肯定毫问题。

迅速判定了敌我态势,那天将正要发作,却忽然看见数十只妖怪施展着腾云术飞到短嘴的周围聚成了战阵。

那一个个都身穿崭的铠甲,手中兵刃寒光四射,凶神恶煞。

这可是清一色的炼神境妖怪啊!

一众天兵天将,连带那六个落魄的妖怪都呆了。

“是花果山的人马……那头头,似乎就是美猴王的副将。”一位天兵悄悄俯在天将耳边说道。

“花果山的……副将?”天将顿时一惊,抿了抿唇,缓缓后退。身后的天兵也一个个随着他后退。

不多时,那一众天兵便与战舰一同撤离了。

直到他们走后,短嘴才缓缓松开了弓铉,将箭矢插回箭筒之中,带着一众花果山兵将落到那六个妖怪面前淡淡瞧了他们一眼道:“各位,欢迎到家。”

此话一出,大象精首先跪倒在地,不住叩首:“谢大王!谢大王!大王万岁!”

死里逃生的野猪精趴在地上嗷嗷大哭,那白鸽精忍不住地抹着眼泪,其余的几个妖怪也都一个个泪流满面。

“我不是大王,不过他就在附近,一会你们会见到的。”短嘴摆了摆手一步步走到哭得喘不过气的野猪精面前,扭过头对着一旁的白鸽精问道:“他受伤了?”

“是,伤了腿,也没有药,所以……”

短嘴回头朝身后的妖怪招了招手:“先把他带回去。”

“诺!”两只妖怪当即上前扶起了野猪精,那野猪精早已经哭得站都站不稳了。

此时,高大比的象精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我们出发的时候一百五十只妖怪,沿途还收了好多,到这里,就只剩下……咳咳……”

“你们算走运的了,我见过上千只妖怪一起出发,到这里剩两个的。若不是我们在这附近开了矿,你们再走二十里也见不到我们的人马。”短嘴解下自己悬在腰间的牛皮水壶丢给象精。

已经好几天半口水没喝上的象精拔开壶口就朝着自己嘴里猛灌。

其他几只妖怪也连忙向他冲了过去,似要争抢的样子。

正当此时,花果山的兵将们已经给他们送来了水和食物。

“不用急,有的是。这些是你们应得的,能走到这里,都不容易。”短嘴淡淡道:“先吃饱喝足了,稍后我会安排你们接下来的事。”

安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哈尔滨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长春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张家口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