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惨无人道日军审讯女八路方式

2019-06-19 22:04: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抗日战争是我国历史上最残酷最惨烈的被侵略战争,这场战争给中华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今天带大家看看抗日战争中日军惨无人道的折磨女俘虏。

  女八路为保存抗日力量,跳出强大敌人的包围,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带领一分军区指挥机关700多人,从阜平、唐县、完县(今顺平县)向易县狼牙山以北撤退,在完唐二县交界处的神南、杨家台一带的花塔山、梯子沟被包围。

  一、1940年8月至12月,八路军在华北发动了百团大战,歼灭日伪军4.5万人,取得了空前的胜利。侵华日军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报复。

  1941年9月,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集中第二十一师团,第一一○师团,独立混成第三、第四旅团等共7万兵力,号称10万,分三路由北向南,由南向北,由西向东,在太行山一带成犄角攻击阵势,向我八路军主力包剿合围,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发动了空前的大扫荡。他们采用马蹄形堡垒战、远程迂回、铁壁合围等战术,企图一举歼灭我抗日主力。

  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进入最为困难时期。

  为保存抗日力量,跳出强大敌人的包围,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带领一分军区指挥机关700多人,从阜平、唐县、完县(今顺平县)向易县狼牙山以北撤退,在完唐二县交界处的神南、杨家台一带的花塔山、梯子沟被包围。

  据杨成武回忆,他们准备过了三岔口后直奔玉皇庵,然后跳到花塔山中。因为花塔山地势较为险峻,山的西面是唐河,远离大路,平时没有敌情;再者,他们周围已发现了许多敌人,而穷追不舍的大良岗的日军已经压过来,从涞源开来的敌人也向玉皇庵逼近。

  若不及时决断,后果难以想像。因此,杨成武司令员与副司令员高鹏和参谋长黄寿发等人赶紧研究新的军事转移路线,商议对策。

  尽管他们初始是想和主力部队一起经紫荆关方向,跳到狼牙山背面去,但在面临被包围的情况下暂时跳到花塔山,或许更安全。

  黄昏时分,太行山麓雾雨蒙蒙。曲逆河畔的抗日地方部队已与敌人交上了火,许多村庄一片火光。为牵制敌人,驻完县的军区骑兵团在马耳山一带阻击敌人,战斗十分激烈。

  日酋冈村宁次异常凶狠,非常狡猾,他企图一举剿灭我主力部队,包围我冀中兵工厂和后方医院以及位于唐河附近葛公村的白求恩卫生学校。强敌追围不舍,军情非常紧急,关键时刻万万不能犹豫。

  黄寿发参谋长催促道:怎么办?据前方传电,马耳山西侧也发现日军兵力。高鹏副司令员也说:日军混成第三、第四旅团,已对我完(县)满(城)、阜平、涞源、易县等地形成夹击合围。杨成武问:现在我一区主力部队情况怎样?黄寿发告诉他:二十团、六团,已分别跳出敌人合击圈。

  高鹏接着说:完县的三区队、四区队已突破敌人封锁,跳出合击圈。现在,骑兵团一个连的兵力奉命阻击马耳山以西以南的日伪兵力,战斗很激烈,日军动用了飞机大炮。已打退敌人多次进攻,连队有很大伤亡。这时,马耳山下曲逆河畔村庄都起了火,不时传来双方交战的枪炮声……

  杨成武听汇报后分析道:我们周围的敌人太多了,传令部队快速奔向杨家台玉皇庵,跳到白洋驼,直插紫荆关,然后再跑到狼牙山北面去,这样,就能全力甩掉南面西面敌人的两个师团。高鹏说:这样好是好,但要跋涉一百多里山路。

  现在队伍连夜奋战,已经疲劳不支。再说,敌人第四混成旅团已从阜平、唐县向我逼近,还是找个安全地带,先让部队修整一下,等待天亮。黄寿发也有这个意思,说:是不是咱们跳到花塔山去,跳到敌人背后,那里还较为安全。

  高鹏分析道:敌人很可能要占领玉皇庵,卡住我们的咽喉,那时我们哪都跑不了,还是先避开一下。杨司令员觉得有理,便传令下去:撇开玉皇驼,向花塔山突进。

  就这样,机关部队决定改变原定行军路线,转向偏居一隅的花塔山。

  二、月黑风高,杨成武指挥机关部队沿龙潭湖西北大峡谷,绕过玉皇庵,拂晓时分,部队全部爬上花塔山。此时,战士们又饿又累,疲惫不堪,东倒西歪地躺在山坡上,刚一挨地就睡着了。只有炊事班的不敢放开休息,稍打个盹就赶紧打灶生火--部队已两天一夜肚里没进食了。

  杨成武睡不着,一个人到石崖旁,端起望远镜向远处巡望,天上飘下小雨,从山顶往下望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警卫员过来小声说:司令员,天还不亮,睡会儿吧。杨成武未予理会,吩派警卫员把周参谋叫来,下令:你马上通过传电,了解一下情况。

  周参谋说:这里远离村寨,又山高路险,不会有事吧?杨成武说:此地消息闭塞,虽然安全,但绝壁无援,一旦出事,后果难以预料。

  不一会儿,周参谋回来报告:四团失去联系,情况不明。冀中十八团的一个连和三区二团在司仓、东山岗、三角村一带与敌遭遇,十八团的连指导员阵亡,大部分战士在英勇抵抗。杨成武问:伤亡情况怎样?当地百姓冒死将伤员救了下来,轻伤员包扎后继续战斗。重伤员呢?当地区队已派出担架队,准备将重伤员转移后方医院。

  杨成武还是放心不下,看看天色微曙,又凭借着望远镜巡视山下,不禁大吃一惊--镜头里到处是日军的帐篷!

  周参谋接过望远镜看后,倒吸了口凉气。高鹏和黄寿发赶来。杨成武叹道:我们错判了敌人目标。高鹏恨恨有声:他娘的,真没想到,还以为把敌人给甩了,这儿比较安全哩,真没想到……杨成武说:我们连夜奔波,跑了一夜,白跑了,竟然跳进了敌人的合围圈!黄寿发指着山下说:敌人真够狡猾的,你看,连着搞成几个包围圈,你不知道怎么跳才能跳出去,出了小圈,却又进了大圈。

  高鹏着急了:现在,咱该怎么跳出去?天快亮了。黄寿发也说:司令员,赶快决定吧,现在离拂晓还不到一刻,我们得马上转移。杨成武略一沉吟,发话:周参谋,你通知部队做好准备,等待命令。

  周参谋刚离开,冀中军区后勤部的王文波政委和几个干部赶来,他们也爬到这座北山上,有近300人。王文波说:后勤部的同志让我过来请示,看我们怎么能出去,花塔山三面发现敌人,北面虽然还没有,但很难走,都是山崖……说话间,白求恩卫生学校的俞中良政委、二队丁一队长和当地的向导也赶来,报告说:白校所在地葛公村已被敌人占领,学校房子也被炸了,亏出来得早。

  我们连夜钻山突围,可是被敌人发现了目标,想甩也甩不掉,他们在屁股后头一个劲儿地追……杨成武问:现在白校学生怎样,有没有伤亡?向导说:目前还没有多大损失,就是他们连夜爬山,一天一夜没吃没喝,都是些孩子,已精疲力尽了。

  现在敌人还在追赶,看怎么一起出去?丁一焦急地看着杨成武说:司令员,我们白校的学生过来了,怎么办呀?白校有多少人?有二百多人,大都是女学生。

  这时,白校一群学生相互搀扶着来到跟前,当地三区政府和一区的干部以及神南一带的百姓也在山上出现了。杨成武问有多少人,区干部估计说:有两三千吧,那不,都困在这座小山上了。

  杨成武真地犯难了。后来他回忆:说实话,如果光是我们这些惯于战争的部队还会好些,我们好多班长、连长都是长征过来的,经历战斗上百次;可是,难就难在还有这么多手无寸铁的群众,特别是这么多已经被追得散了架的白校学生!他们都是知识分子,不少女同志放弃了名门闺秀的优裕生活,自愿参加八路军,抗日救国,她们只有十几岁。

  就说方玲那个女孩儿吧,她当时还不满15岁,在家跑出来时,她还是一个还没毕业的女校的中学生。都识字,都有文化,她们是我们整个革命队伍中不可多得的宝贵人才,我们说什么也得把他们带出去!可怎么跳出去,突破这重重合围?

  杨成武看着面前一个个仍然带有稚气的女孩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疼爱--他感到自己肩上担子的分量。

  怎么跳出山下敌人一层层的铁壁合围?杨成武询问区干部:这里还有没有突出去的道路?区干部几近绝望地摇摇头:没有,没有了。鬼子把这座山围铁了……那怎么办?咱怎么也不能这样等死吧?

  当地一个百姓忽然插话:西北有一条山谷--梯子沟。那儿大概能突出去,就是……你讲。杨成武保持着沉稳。就是太危险了,光那条沟就有十几里长,沟里满是水,齐腰深,脚下坑坑洼洼;一旦被鬼子堵住,一个也跑不出去。

  沉默了一会儿,白校的向导小声说后山太陡,又没有路,男同志还怕有危险,别说又有这么多女孩儿,怕是不行。众人议论之际,前方情报员跑来报告:司令员,从银坊过来的敌人已占领玉皇庵,正向石家庄子推进,南面的敌人也向石家庄子合围。

  三区干部也说:西南川里从马耳山冒出来的一股敌人,也好像冲花塔山来的。丁一和几个白校学生望着杨成武恳求道:司令员,我们不怕,我们能行,下命令吧!杨成武看看大家,又抬眼望望细雨蒙蒙的天空,对俞中良说:小俞,保护好这些学生,千万小心!俞政委应道:是!司令员请放心,我和丁队长一定跟着部队把我们的学生带出去,部队能走我们就能走。丁一也说:司令员,我们是学生,可也是一名八路军战士,我们不怕!你不要为我们担心。

  白校的学生也纷纷发话:我们能坚持!司令员,别管我们,快下命令吧!杨成武望着周围一张张稚气的面孔,吸了一口气,叮嘱向导。

  抗战史上被日军严刑拷打人人坚持不说出秘密的女红军是谁,就是被日军用尽了极邢的那位女士的名字,除了刘胡兰,有几位类似的女战士:

  1.赵一曼:原名李坤泰,人称李姐(1905年-1936年8月),爱国女诗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著名抗日民族英雄,曾就读于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于黄埔军校六期。曾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二团政委,率军民与日寇浴血奋战在白山黑水之间,在与日寇殊死搏斗中为国捐躯。

  1935年11月,与日伪军作战时不幸因腿部受伤被捕。日军为了从赵一曼口中获取到有价值的情报,找了一名军医对其腿伤进行了简单治疗后,连夜对其进行了严酷的审讯。

  身负重伤的赵一曼表现出了一个中国人应有的坚强的意志和誓死抗日的决心,痛的几次昏了过去,仍坚定地说:我的目的,我的主义,我的信念,就是反满抗日。没说出一字有关抗联的情况。1936年6月28日,董宪勋与韩勇义将赵一曼背出医院送上了事先雇来的小汽车,经过辗转后,赵一曼到了阿城县境内的金家窝棚董宪勋的叔叔家中。6月30日,赵一曼在准备奔往抗日游击区的途中不幸被追捕的日军赶上,再次落入日军的魔掌。

  赵一曼被带回哈尔滨后,凶残的日本军警对她进行了老虎凳、灌辣椒水等更加严酷的刑讯。据敌伪档案记载,日本宪兵为了逼迫她供出抗联的机密和党的地下组织,对她进行了残酷的拷问。刑讯前后采用的酷刑多达几十种,其中就包括电刑。但她始终坚贞不屈,没有吐露任何实情。月2日,赵一曼被押上去珠河县(现尚志市)的火车,她知道日军要将她枪毙了,此时,她想起了远在四川的儿子,她向押送的警察要了纸笔,给儿子写了一封催人泪下的遗书:母亲对于你没有能尽到教育的,实在是遗憾的事情。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希望你,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2.成本华,安徽省和县人。1938年初日本侵略者侵入安徽省和县,遭到和县人民的武装抵抗,成本华指挥战斗,被日本侵略军俘获,她英勇不屈,视死如归,被残酷杀害。牺牲时年仅24岁,属于敌后武工队那样的战士,农家冬棉装,只有腰间束的一根童子军的制式皮带把她与普通村姑区别开来。她是在坚守(安徽)和县县城时被捕的,日方摄影者为她拍了两张照,都是双手交叉护胸而立,面带视死如归的笑容;城墙边坐着四个鬼子兵做背景的那一张尤其英气逼人———樊建川用这个女抗俘的剪影做了抗俘馆出口处的浮雕。

  3.魏文全,她是在留下镇与日军野副部队作战时被捕的。25岁的她,就是用今天的标准看也是大美人,但她是便衣队长,有一双大骨节的发射驳壳枪子弹的手。她身穿印着5号的囚衣,冷冷地侧目看着给她拍照的敌方。

  4.陈惠芹。这是上传的比较多的一个惨无人睹的段子的女主角。故事的可信度很高:也许故事是原作者根据自己或他人的回忆,确是有一个叫陈惠芹的女教师受尽丧心病狂的刑罚;也许原作者根据各种所见所闻,塑造了陈惠芹这个人物,将许多中国女性在抗战中的苦难集中在她身上。无论如何,这些女性所受的刑罚和痛苦是真实的。

  5.丁佑君(1931.9.27~1950.9.19),丁佑君:被土匪凌辱杀害的19岁女军人丁佑君,女,别名丁一之,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瓦窑沱村人。出生于一个盐商的家庭。由于自幼受到出身贫苦的Nai娘的影响,从小就同情劳动者,富有正义感。1950年4月29日入团。1950年9月25日被中共西昌县委追认为党员。不过她是被土匪虐杀凌辱而牺牲的,不算日本鬼子残害的。

  这些如花似玉的大好青年,本来都是祖国的未来,却因为外族的入侵,义无反顾的为了民族现身。

  抗日战争是我国历史上最残酷最惨烈的被侵略战争,这场战争给中华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今天带大家看看抗日战争中日军惨无人道的折磨女俘虏。

  女八路为保存抗日力量,跳出强大敌人的包围,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带领一分军区指挥机关700多人,从阜平、唐县、完县(今顺平县)向易县狼牙山以北撤退,在完唐二县交界处的神南、杨家台一带的花塔山、梯子沟被包围。

  一、1940年8月至12月,八路军在华北发动了百团大战,歼灭日伪军4.5万人,取得了空前的胜利。侵华日军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报复。

  1941年9月,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集中第二十一师团,第一一○师团,独立混成第三、第四旅团等共7万兵力,号称10万,分三路由北向南,由南向北,由西向东,在太行山一带成犄角攻击阵势,向我八路军主力包剿合围,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发动了空前的大扫荡。他们采用马蹄形堡垒战、远程迂回、铁壁合围等战术,企图一举歼灭我抗日主力。

  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进入最为困难时期。

  为保存抗日力量,跳出强大敌人的包围,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带领一分军区指挥机关700多人,从阜平、唐县、完县(今顺平县)向易县狼牙山以北撤退,在完唐二县交界处的神南、杨家台一带的花塔山、梯子沟被包围。

  据杨成武回忆,他们准备过了三岔口后直奔玉皇庵,然后跳到花塔山中。因为花塔山地势较为险峻,山的西面是唐河,远离大路,平时没有敌情;再者,他们周围已发现了许多敌人,而穷追不舍的大良岗的日军已经压过来,从涞源开来的敌人也向玉皇庵逼近。

  若不及时决断,后果难以想像。因此,杨成武司令员与副司令员高鹏和参谋长黄寿发等人赶紧研究新的军事转移路线,商议对策。

  尽管他们初始是想和主力部队一起经紫荆关方向,跳到狼牙山背面去,但在面临被包围的情况下暂时跳到花塔山,或许更安全。

  黄昏时分,太行山麓雾雨蒙蒙。曲逆河畔的抗日地方部队已与敌人交上了火,许多村庄一片火光。为牵制敌人,驻完县的军区骑兵团在马耳山一带阻击敌人,战斗十分激烈。

  日酋冈村宁次异常凶狠,非常狡猾,他企图一举剿灭我主力部队,包围我冀中兵工厂和后方医院以及位于唐河附近葛公村的白求恩卫生学校。强敌追围不舍,军情非常紧急,关键时刻万万不能犹豫。

  黄寿发参谋长催促道:怎么办?据前方传电,马耳山西侧也发现日军兵力。高鹏副司令员也说:日军混成第三、第四旅团,已对我完(县)满(城)、阜平、涞源、易县等地形成夹击合围。杨成武问:现在我一区主力部队情况怎样?黄寿发告诉他:二十团、六团,已分别跳出敌人合击圈。

  高鹏接着说:完县的三区队、四区队已突破敌人封锁,跳出合击圈。现在,骑兵团一个连的兵力奉命阻击马耳山以西以南的日伪兵力,战斗很激烈,日军动用了飞机大炮。已打退敌人多次进攻,连队有很大伤亡。这时,马耳山下曲逆河畔村庄都起了火,不时传来双方交战的枪炮声……

  杨成武听汇报后分析道:我们周围的敌人太多了,传令部队快速奔向杨家台玉皇庵,跳到白洋驼,直插紫荆关,然后再跑到狼牙山北面去,这样,就能全力甩掉南面西面敌人的两个师团。高鹏说:这样好是好,但要跋涉一百多里山路。

  现在队伍连夜奋战,已经疲劳不支。再说,敌人第四混成旅团已从阜平、唐县向我逼近,还是找个安全地带,先让部队修整一下,等待天亮。黄寿发也有这个意思,说:是不是咱们跳到花塔山去,跳到敌人背后,那里还较为安全。

  高鹏分析道:敌人很可能要占领玉皇庵,卡住我们的咽喉,那时我们哪都跑不了,还是先避开一下。杨司令员觉得有理,便传令下去:撇开玉皇驼,向花塔山突进。

  就这样,机关部队决定改变原定行军路线,转向偏居一隅的花塔山。

  二、月黑风高,杨成武指挥机关部队沿龙潭湖西北大峡谷,绕过玉皇庵,拂晓时分,部队全部爬上花塔山。此时,战士们又饿又累,疲惫不堪,东倒西歪地躺在山坡上,刚一挨地就睡着了。只有炊事班的不敢放开休息,稍打个盹就赶紧打灶生火--部队已两天一夜肚里没进食了。

  杨成武睡不着,一个人到石崖旁,端起望远镜向远处巡望,天上飘下小雨,从山顶往下望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警卫员过来小声说:司令员,天还不亮,睡会儿吧。杨成武未予理会,吩派警卫员把周参谋叫来,下令:你马上通过传电,了解一下情况。

  周参谋说:这里远离村寨,又山高路险,不会有事吧?杨成武说:此地消息闭塞,虽然安全,但绝壁无援,一旦出事,后果难以预料。

  不一会儿,周参谋回来报告:四团失去联系,情况不明。冀中十八团的一个连和三区二团在司仓、东山岗、三角村一带与敌遭遇,十八团的连指导员阵亡,大部分战士在英勇抵抗。杨成武问:伤亡情况怎样?当地百姓冒死将伤员救了下来,轻伤员包扎后继续战斗。重伤员呢?当地区队已派出担架队,准备将重伤员转移后方医院。

  杨成武还是放心不下,看看天色微曙,又凭借着望远镜巡视山下,不禁大吃一惊--镜头里到处是日军的帐篷!

  周参谋接过望远镜看后,倒吸了口凉气。高鹏和黄寿发赶来。杨成武叹道:我们错判了敌人目标。高鹏恨恨有声:他娘的,真没想到,还以为把敌人给甩了,这儿比较安全哩,真没想到……杨成武说:我们连夜奔波,跑了一夜,白跑了,竟然跳进了敌人的合围圈!黄寿发指着山下说:敌人真够狡猾的,你看,连着搞成几个包围圈,你不知道怎么跳才能跳出去,出了小圈,却又进了大圈。

  高鹏着急了:现在,咱该怎么跳出去?天快亮了。黄寿发也说:司令员,赶快决定吧,现在离拂晓还不到一刻,我们得马上转移。杨成武略一沉吟,发话:周参谋,你通知部队做好准备,等待命令。

  周参谋刚离开,冀中军区后勤部的王文波政委和几个干部赶来,他们也爬到这座北山上,有近300人。王文波说:后勤部的同志让我过来请示,看我们怎么能出去,花塔山三面发现敌人,北面虽然还没有,但很难走,都是山崖……说话间,白求恩卫生学校的俞中良政委、二队丁一队长和当地的向导也赶来,报告说:白校所在地葛公村已被敌人占领,学校房子也被炸了,亏出来得早。

  我们连夜钻山突围,可是被敌人发现了目标,想甩也甩不掉,他们在屁股后头一个劲儿地追……杨成武问:现在白校学生怎样,有没有伤亡?向导说:目前还没有多大损失,就是他们连夜爬山,一天一夜没吃没喝,都是些孩子,已精疲力尽了。

  现在敌人还在追赶,看怎么一起出去?丁一焦急地看着杨成武说:司令员,我们白校的学生过来了,怎么办呀?白校有多少人?有二百多人,大都是女学生。

  这时,白校一群学生相互搀扶着来到跟前,当地三区政府和一区的干部以及神南一带的百姓也在山上出现了。杨成武问有多少人,区干部估计说:有两三千吧,那不,都困在这座小山上了。

  杨成武真地犯难了。后来他回忆:说实话,如果光是我们这些惯于战争的部队还会好些,我们好多班长、连长都是长征过来的,经历战斗上百次;可是,难就难在还有这么多手无寸铁的群众,特别是这么多已经被追得散了架的白校学生!他们都是知识分子,不少女同志放弃了名门闺秀的优裕生活,自愿参加八路军,抗日救国,她们只有十几岁。

  就说方玲那个女孩儿吧,她当时还不满15岁,在家跑出来时,她还是一个还没毕业的女校的中学生。都识字,都有文化,她们是我们整个革命队伍中不可多得的宝贵人才,我们说什么也得把他们带出去!可怎么跳出去,突破这重重合围?

  杨成武看着面前一个个仍然带有稚气的女孩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疼爱--他感到自己肩上担子的分量。

  怎么跳出山下敌人一层层的铁壁合围?杨成武询问区干部:这里还有没有突出去的道路?区干部几近绝望地摇摇头:没有,没有了。鬼子把这座山围铁了……那怎么办?咱怎么也不能这样等死吧?

  当地一个百姓忽然插话:西北有一条山谷--梯子沟。那儿大概能突出去,就是……你讲。杨成武保持着沉稳。就是太危险了,光那条沟就有十几里长,沟里满是水,齐腰深,脚下坑坑洼洼;一旦被鬼子堵住,一个也跑不出去。

  沉默了一会儿,白校的向导小声说后山太陡,又没有路,男同志还怕有危险,别说又有这么多女孩儿,怕是不行。众人议论之际,前方情报员跑来报告:司令员,从银坊过来的敌人已占领玉皇庵,正向石家庄子推进,南面的敌人也向石家庄子合围。

  三区干部也说:西南川里从马耳山冒出来的一股敌人,也好像冲花塔山来的。丁一和几个白校学生望着杨成武恳求道:司令员,我们不怕,我们能行,下命令吧!杨成武看看大家,又抬眼望望细雨蒙蒙的天空,对俞中良说:小俞,保护好这些学生,千万小心!俞政委应道:是!司令员请放心,我和丁队长一定跟着部队把我们的学生带出去,部队能走我们就能走。丁一也说:司令员,我们是学生,可也是一名八路军战士,我们不怕!你不要为我们担心。

  白校的学生也纷纷发话:我们能坚持!司令员,别管我们,快下命令吧!杨成武望着周围一张张稚气的面孔,吸了一口气,叮嘱向导。

  抗战史上被日军严刑拷打人人坚持不说出秘密的女红军是谁,就是被日军用尽了极邢的那位女士的名字,除了刘胡兰,有几位类似的女战士:

  1.赵一曼:原名李坤泰,人称李姐(1905年-1936年8月),爱国女诗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著名抗日民族英雄,曾就读于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于黄埔军校六期。曾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二团政委,率军民与日寇浴血奋战在白山黑水之间,在与日寇殊死搏斗中为国捐躯。

  1935年11月,与日伪军作战时不幸因腿部受伤被捕。日军为了从赵一曼口中获取到有价值的情报,找了一名军医对其腿伤进行了简单治疗后,连夜对其进行了严酷的审讯。

  身负重伤的赵一曼表现出了一个中国人应有的坚强的意志和誓死抗日的决心,痛的几次昏了过去,仍坚定地说:我的目的,我的主义,我的信念,就是反满抗日。没说出一字有关抗联的情况。1936年6月28日,董宪勋与韩勇义将赵一曼背出医院送上了事先雇来的小汽车,经过辗转后,赵一曼到了阿城县境内的金家窝棚董宪勋的叔叔家中。6月30日,赵一曼在准备奔往抗日游击区的途中不幸被追捕的日军赶上,再次落入日军的魔掌。

  赵一曼被带回哈尔滨后,凶残的日本军警对她进行了老虎凳、灌辣椒水等更加严酷的刑讯。据敌伪档案记载,日本宪兵为了逼迫她供出抗联的机密和党的地下组织,对她进行了残酷的拷问。刑讯前后采用的酷刑多达几十种,其中就包括电刑。但她始终坚贞不屈,没有吐露任何实情。月2日,赵一曼被押上去珠河县(现尚志市)的火车,她知道日军要将她枪毙了,此时,她想起了远在四川的儿子,她向押送的警察要了纸笔,给儿子写了一封催人泪下的遗书:母亲对于你没有能尽到教育的,实在是遗憾的事情。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希望你,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2.成本华,安徽省和县人。1938年初日本侵略者侵入安徽省和县,遭到和县人民的武装抵抗,成本华指挥战斗,被日本侵略军俘获,她英勇不屈,视死如归,被残酷杀害。牺牲时年仅24岁,属于敌后武工队那样的战士,农家冬棉装,只有腰间束的一根童子军的制式皮带把她与普通村姑区别开来。她是在坚守(安徽)和县县城时被捕的,日方摄影者为她拍了两张照,都是双手交叉护胸而立,面带视死如归的笑容;城墙边坐着四个鬼子兵做背景的那一张尤其英气逼人———樊建川用这个女抗俘的剪影做了抗俘馆出口处的浮雕。

  3.魏文全,她是在留下镇与日军野副部队作战时被捕的。25岁的她,就是用今天的标准看也是大美人,但她是便衣队长,有一双大骨节的发射驳壳枪子弹的手。她身穿印着5号的囚衣,冷冷地侧目看着给她拍照的敌方。

  4.陈惠芹。这是上传的比较多的一个惨无人睹的段子的女主角。故事的可信度很高:也许故事是原作者根据自己或他人的回忆,确是有一个叫陈惠芹的女教师受尽丧心病狂的刑罚;也许原作者根据各种所见所闻,塑造了陈惠芹这个人物,将许多中国女性在抗战中的苦难集中在她身上。无论如何,这些女性所受的刑罚和痛苦是真实的。

  5.丁佑君(1931.9.27~1950.9.19),丁佑君:被土匪凌辱杀害的19岁女军人丁佑君,女,别名丁一之,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瓦窑沱村人。出生于一个盐商的家庭。由于自幼受到出身贫苦的Nai娘的影响,从小就同情劳动者,富有正义感。1950年4月29日入团。1950年9月25日被中共西昌县委追认为党员。不过她是被土匪虐杀凌辱而牺牲的,不算日本鬼子残害的。

  这些如花似玉的大好青年,本来都是祖国的未来,却因为外族的入侵,义无反顾的为了民族现身。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治疗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治疗方法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如何改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