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破天 第九百二十三章 闯进去

2019-10-12 18:20: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天 第九百二十三章 闯进去

皇宫之中,御书房中,丹轩将一堆奏折扔在一边,却是真没有一点心情!他望着面前的一堆奏折感觉脑袋都快大了,怒声道:“这些大臣们究竟是怎么想的!朕才刚刚登基,竟然就让朕选妃!朕如今有这两个妃子都已经头疼得要命了,要是在增加的几百个,还不得闹翻了天了!还让不让人安宁了!”

老太监在一旁站立却是浅笑道:“大臣们这也是顺应历朝的规矩,毕竟这关乎到王朝日后的延续……”

丹轩却是轻蔑一笑,道:“规矩?规矩乃是人定的!朕就偏不信他们的!朕让你给瑶妃和窦妃送去的暖衣可曾送去了?”

老太监连忙回道:“一早就送去了!”

丹轩微微点头,又沉声问道:“我要南下的事情,没有告诉她们二人吧?”

老太监一直躬着身子,道:“没有!圣上您不让说,老奴自然不敢提起半个字!”

“好!”丹轩微微一笑,道:“朕离开后,无论他们怎么问起,就是不准透漏半个字,否则朕会真的砍去你的脑袋!”

老太监吓得连忙跪拜,道:“老奴不敢,老奴不敢!”

此时,御书房外忽然传来太监的尖细的声音。请大家看最全!

“圣上,果儿长公主求见!”

一听到果儿这丫头的名字,丹轩却是忽然感觉一切烦心就此扫空,脸上泛起一丝笑容,道:“好!让她进来!”

殿门打开,卫果儿和尉迟凌岚走了进来。

尉迟凌岚则是守规矩地在殿下微微一矮身,眸子有些不太敢看向大殿上的丹轩,显得有些局促。

果儿则是一点规矩都没有地直接跑到丹轩的桌子旁,拄着脑袋偏过头去,做生气状,抱怨道:“哥,你好无情啊,自从果儿来到了南川大陆,你就见过果儿一面!哥,你说,你是不是把果儿给忘了!”

尽管如今丹轩的身份已经大不相同,但是卫果儿就是习惯“哥”这个称呼。

老太监在一旁看着卫果儿如此大不敬的动作和话语,在一旁都惊出冷汗了,生怕这位年少气盛的皇帝会一怒之下下令斩了这个少女!

然而,丹轩闻言却之是眉头一皱,瞥一眼果儿,道:“你这个丫头倒是会恶人先告状!朕去卫将府至少也得有七八次了,哪一次你乖乖待在府邸中等着朕的,跑出去玩还好意思来告朕的状,朕看你是这几天心玩野了吧?”

尉迟凌岚闻言则是在一旁掩嘴偷笑不已。卫果儿像是被揭穿老底一般,小脸上微微一红

,吞吞吐吐道:“那,那,那也是因为南川太好玩了!比北川好玩的地方多多了!又,又不是我的原因!”

丹轩则是白了她一眼,他根本不用想都知道。

卫果儿回身望向尉迟凌岚,却见尉迟凌岚竟是有些慌忙地撇开目光,卫果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忽然小脸转向丹轩,谄笑道:“哥,反正你今日也没事,陪我和凌岚姐姐去城中逛逛吧,自从回到南川,哥你还没带果儿出去玩过呢!”

丹轩却是狐疑地扫了一眼卫果儿,轻咳一声,强装威严道:“谁说朕没事,没看到这么多公文奏折吗?”

卫果儿努起嘴,轻哼一声,道:“哥!我看你就是在找借口!”

说话间,卫果儿这就来拽丹轩的手臂,不依不饶道:“哥!就一次,走吧!走吧!”

尉迟凌岚虽然面上看上去十分淡然,但实际上她最是期待的。

就在丹轩无可奈何的时候,此时大殿之外再次响起了太监细腻的声音。随即,身穿灰袍的傀圣走了进来。

丹轩连忙道:“看没看见,朕还有事!”

卫果儿无奈,只好放开丹轩臂弯,与尉迟凌岚一起退了出去。

丹轩望着二人离开的背影却是沉沉出了一口气,从尉迟凌岚今日不自然的表现来看,丹轩又岂会看不出,卫果儿此举定然是有目的的,如今丹轩的感情债已经够多的了,他可真不想再背上一份!有的时候,需要无情的时候就必须无情,否则,才是真正害了对方!

傀圣在殿下微微一拜,道:“圣上,您找老奴?”

丹轩却并未直接回话,而是缓缓站起身走到傀圣面前,伸手握住了傀圣的手腕,半晌之后才松开,道:“不错,毒素控制的很好!”

傀圣也是感激地点了点头,躬身道:“老奴感谢圣上仁慈,能为老奴解去大部分蛊毒,如今看来,五年之内,应该不需要圣上再额外施法解毒了!”

丹轩点了点头,缓缓走回到龙座上,出声道:“过一阵子,朕去去趟南边,这朝中的大小事务可就劳烦傀老您多多费心了!”

傀圣连忙一拜,道:“圣上请放心,老奴一定尽心尽力!”

丹轩再次点头道:“你办事,朕放心!”

……

五日之后,皇宫之中,寝宫前,老太监对着傅涵瑶微微躬身,道:“娘娘,圣上正在午休,娘娘请回吧!”

傅涵瑶眉头大皱,抬头望着已经几近西斜的夕阳,怒道:“午休?一个多时辰前,你就告诉本宫她在午休!现在未时都早过了,你还是告诉本宫他在午休,待会再过一个时辰,你不会还告诉本宫她在午休吧!”

老太监却只是低着头,不敢出声。

傅涵瑶俏脸上满是怒气,哼了一声,道:“你就直说了吧,他是不是现在玉华宫呢!本宫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说出来,本宫也不见得会把他怎么样!”

老太监一脸无奈,脸都愁绿了,躬身道:“圣上确实在午休,娘娘还是请回吧!”

傅涵瑶面色越发阴冷,对着自己身后的丫鬟们使了个眼色,这是要闯进去的意思。

然而,就在此时,身后却忽然想起了窦沛的声音。

“妹妹倒是好心急啊!”

傅涵瑶转身扫了一眼来人,却是再次轻哼一声,道:“怎么,难道心急就不对吗?”

“自然是对!”窦沛走到傅涵瑶近前,扫了一眼面前油盐不进的老太监,冷声道:“不过,姐姐我也心急,不如咱们就一起闯进去!”

本书来自:

延安治疗卵巢炎费用
广安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南充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延安治疗卵巢炎医院
广安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