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轮回永叹第一百三十三章打探算计

2020-01-24 02:45: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永叹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打探·算计

精神病院里,叶轻眠换上了病号服,在精致的单间里听米瞑空介绍。

“叶先生,这个房间是我们一个办公室临时改的,采光好,屋子也大,空调、电视、电脑都配齐了。”米瞑空很善解人意的说道,同时递给叶轻眠一打文件,“这是我院的一些资料,我估计你写文章用的上。”

“谢谢,米大夫你太热情了,真怕耽误你们工作。”叶轻眠客气道。

“没事没事,不过话说白滴滴竟然有你这样的富亲戚,以前还真不知道。”米大夫感慨道。“要不要我给白滴滴和白点点换个好点的病房?”

“白滴滴最近也没有再醒过了吧?”

“没有了,我们很多同事都担心,怕她真就一睡不起了。唉,正是青春年少的小姑娘,多可惜。”米大夫同情道。

“白滴滴的病房换个好一点吧,找个单独的护工,钱我这边可以出。”

“嗨,钱什么的说着就见外了,您都捐了一栋楼了。”米大夫的话让叶轻眠差点跳起来,关桑这败家玩应,这是把自己钱当冥币那么花啊。“那白点点的病房我也...”

“不用!”叶轻眠突然一肚子心疼,怪得不所有人态度都这么好,原来关桑这么大手笔,不过自己能让白点点这种人也过的舒服吗?不会的!“白点点这个亲戚啊我知道,属于那种过不惯好日子的命,对了,他什么症状,怎么也住进来了?”

“这就说来话长了,不过我建议你不要跟他接触,暴力倾向严重。这个白点点我们密切关注好久了,问题不小的。”米大夫认真的嘱咐道。

“对了米大夫,我如果打算跟一些病人交流的话,有没有什么限制呢?”

“这个...没问题,没有没有,不过很多时候我们不能预测病人的行为,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会让田护士陪着你,你是不知道,比方说那个白点点,犯其病来,力大无穷,好几个人才能按住。”米大夫颇有些佩服的说道,“就白点点那身体素质,就算搬砖都能买房买车,要饭都能比别人多走好几十家。”

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评价白点点,叶轻眠听得还挺有意思。“对了,你们这还有一个叫苏漫城的病人吧?”

“没错,你怎么知道的?”

“上次来的时候隐约听你们的工作人员聊天说起过,这个人好像还蛮有意思的。”

“哈哈,那是相当有意思了,也是我们这几个比较严重的患者之一了。”米大夫笑道。

“哦?什么症状?”

“自己能幻想出一个还蛮有逻辑的玄幻世界,什么轮回啊,圣经啊这些的。也不安分,跟白点点一个样,动不动就琢磨怎么跑?”

“跑?他们想出去?”叶轻眠有些不解,难道不是主动进来的吗?如果不是主动的,那又有什么客观因素制约他们离开吗?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会被困住。

“怎么不想出去,进来的各个说自己没病,所以当然不想住在这。”米大夫让护士拿来了苏漫城和白点点这几天的记录给叶轻眠看,“你看看,就属这俩不安分。这两天倒是消停一点了,但是你看他们那眼珠子乱转,就知道肯定又琢磨什么坏主意要跑出去呢。”

越来越有意思了,不过看到这几俩人过的不好,叶轻眠心里倒也舒服了许多。

另一边,希和绝一起,找到了正在上瑜伽课的山香爱。完美的身材,性感的面孔,让心事重重而略显疲惫的希和绝瞬间失色。

“看起来你心情不错?”希走到山香爱身边,四周的学员无人发现她的存在。

山香爱起身走到一边,拿起毛巾擦了擦汗,“心情不错的应该是你们吧?这么有兴致来这儿跟我聊天?”

“要着手清理扰梦者,而且要加大一些力度。而你一直生活在这里,而且也说过,之前对付叶轻眠时受到了扰梦者的阻碍。所以我想,你这里是不是会有一些情报?”希耐着性子问道。

“很抱歉,虽然很乐意给你们提供帮助,可是那些人实在太狡猾了。你们也知道,一旦扰梦者停止偷取轮回能量转化徽章,连监察者都很难发现他们的存在,更何况我了。”山香爱表现的很无奈。其实她本就很无奈。

破晓分裂成两大部分,新破晓直接在她掌控下,那是要对付监察者的武器,不可能拿去做牺牲的。而黎明则在赵多情的带领下全面潜伏,即使自己的线人也说不清楚,黎明到底分的有多散,散的有多开,不过...黎明内部那个落叶之纱,倒是很不成熟。大摇大摆的聚在一起不说,还肆无忌惮的招兵买马,更主要的是不在自己掌控之下,或许可以拿去做个人情,不过山香爱不想这么简单就把这个情报直接说给希,而且同时她也担心,与希目的相同的落叶之纱会被利用,到时候的刺杀计划可能不会凭一个内线能逆转局面,一旦叶轻眠死亡...

至于私下跟新破晓达成合作的事会不会被发现,这种事山香爱并不在意,有太多的理由和借口可以解释自己的行为,而且说到底,自己与希、绝等监察者,属于同一层次的人,没有切实证据的情况下,大家不会翻脸的,而且希还用得到自己。

“只好用权限一点点筛查了。”绝并没有因为未能从山香爱这里得到信息而感到失望,因为她对山香爱的印象很负面,本就不愿意让她介入这件事,不过表面上还是很客气,“最近辛苦了,如果有发现,随时可以跟我们联系。还有,叶轻眠的事,你这边可以稍稍停一下了。”

“哦?急着对付他的是你们,现在让我停下的也是你们?恕我直言,你们真的有想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么?”山香爱说道。

“这也是为了你好,青城雨天可能未死,如果你不想碰雷的话,就先安稳一阵子吧。”希冷声提醒着。

山香爱心里一叹,自己早就碰过雷了,否则怎么会至于如此迂回的做这么多事。不过既然希和绝也发现了,那山香爱也不打算透漏更多,巴不得这二位也碰一鼻子灰,当然,如果能炸死的话也不错。

不过这样也好,既然监察者要求自己沉寂,那么就不用担心长时间不作为被怀疑了,而且有了更多的精力去设局对付希...和白滴滴要求的其他三位监察者。

“哦?她不是已经...”山香爱震惊的看着希,十分困惑的开口,“难道她骗过了掌控者,隐藏在这个世界?她是怎么活下来,而且能不被所有人发现的?”

“不清楚。”绝摇摇头,“我们对她的状况没有一点头绪,而且她在这个世界里跟叶轻眠有过接触,这也让我很担忧。”

“所以你们打算试探一下,又怕引火自焚,所以要利用扰梦者去探探底。同时可以分化扰梦者和叶轻眠之间的潜在联盟关系?”山香爱分析道。

绝看了眼山香爱,愈发觉得这个女子有些深,对希绑架了对方孩子做要挟的手段产生了一丝担忧。“不愧是三界轮回游戏冠军,创立谎言圣经,两次从叛营杀出重围。”

“高抬了。”山香爱打开水瓶喝了口水,继续说道,“不过如果你们想借此一石二鸟,分化破晓和叶轻眠的联系,那么至少要确定此时的青城雨天和叶轻眠的关系。如果并不如预想的亲近,你们还需要让叶轻眠明确的知道,青城雨天是谁,曾经做过什么事,跟他有过什么纠葛,这样不管在这个世界里二人关系如何,念在以往的情分上......”

“主动把实情透漏给叶轻眠么...”希思考了一下,觉得事情不是不可行。

“这是后面需要考虑的,现在要做的,是找出扰梦者,哪怕一个也好,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他透漏出足够的信息。”绝说道。

“那么...祝二位好运,需要我继续展开针对叶轻眠的行动时记得通知我一声。”说完,山香爱扔下毛巾,继续走到学员中间,跟大家一起练习瑜伽。

“这女人...”绝不知自己该作何评价,总觉得看不透她,“我觉得你招惹这么一个人,不值。”

“从她决定留在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输了,没什么好担心的。”

“走吧,该干正事了。”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专家号
北京朝阳医院京西院区
贵州治儿童癫痫哪家好
安庆治疗睾丸炎费用
盐城妇科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