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花都特战狼王 第179章 记上仇了

2020-01-16 16:49: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花都特战狼王 第179章 记上仇了

“嚣张,щ{][lā}”

天都大酒店里的一间总统套房内,汪鹏阴寒着脸咆哮道,而在他的旁边,叶妙雪的眼睛里同样布满了寒意,犹如黄河水那般,滔滔不绝的释放着。

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个人敢这样羞辱他们,但今晚冷峰却用实际行动狠狠地扇了他们一巴掌。

这一巴掌不但响,还很疼。

而最让他们气愤的是,穆贾玛依竟然在宴会结束前就放弃了和集团的合作并提前回国,这一切,都是拜冷峰所赐。

一记粉拳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叶妙雪气得肺都要炸了,恨不得此时的桌子就是那个无耻的混蛋,那样子的话,她一定会拿斧头将其劈成两半!

“妙雪,你先消消气,我一定想办法让穆贾玛依重新和你合作的。”

汪鹏眸中寒芒乍现,杀意流露一闪即过,而后脸上带着一抹难看的笑容冲着叶妙雪说道。

叶妙雪紧蹙双眉咬着嘴唇刚想说话,门口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而汪鹏的眼睛却是一亮,马上说道:“进来。”

“小鹏,你找我?”

开门进来的是一个鬓边带着几缕风霜,苍老的脸庞,刻满岁月的痕迹,笑容和善,一身素衣,胡须很长,倒是有几分飘逸出尘感觉的六十多岁老人。

“周伯,我让你查的人怎么样了。”汪鹏看着老人,语气很恭敬的问道。

周伯眼睛平静地凝视了一眼叶妙雪,眼中隐约有一道精光一闪即逝,而后才回头对着汪鹏淡淡道:“他在几天前退出了战鹰特战队,经营着一间雕刻工作室,他还是药业集团总裁李若丹的老公,其他的在没他的消息。”

“周伯,你是说他已经结婚了。”叶妙雪微笃秀眉的突然问了一声。

“对,他们已经领过证了。”

“哼...”

叶妙雪的美眸露出一抹冷笑,可没等她说话,汪鹏就冷冷说道:“周伯,你查下和药业集团有合作的公司,然后出面干涉下,限令他们在三天内必须与药业集团脱离关系,否则,就按照我们的规矩去做。”

“是。”

周伯答应了一声,慢慢的退出了这间足有二百平米的套间。

叶妙雪并没有阻止汪鹏的这个举动,只是站在窗边望着夜景,陷入了沉默。

......

天都市主干道上,由于三女都喝了酒,所以冷峰只好驾车就近后运的先将李若丹和冷灵儿送回家,这才转头送陈琳回家。

车子再次缓缓启动,陈琳在说出自己家的地址后,两人似乎陷入了沉默之中,从陈琳的角度,恰好能够看到冷峰的侧脸,冷峰则是慵懒的摆弄着方向盘,车子对他来说,就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般。

陈琳曾仔细打量过这个男人的相貌,即便挑剔如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虽谈不上帅气,但却有一张特别干净的脸,特别是身上时不时散发的邪气,更让人很容易就陷入其中,但是陈琳还是总感觉有些不足,但是她又说不清不足在哪?

这种感觉让陈琳抓狂,这一刻,静静的看着冷峰的侧脸,原本刚硬的线条,此刻竟带着一种异样的柔美,带着一种无法掩饰的忧郁气质,静静的看着这个男人的侧脸,陈琳终于找到那份不足在哪了?

平淡,那是一种彻骨的平淡,一种繁华过后甘于寂寞的平淡,陈琳相信,若是这个男人融入人流中,绝对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陈琳摇摇头,微微的她觉得这个男人应该是个有故事的男人,陈琳开始好奇,好奇这个男人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有这种看透世事的沧桑感,那种颓废,那种忧郁,不应该在冷峰这个年纪的人身上出现。

似乎感觉到了陈琳的目光,冷峰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车子猛然停下,正在沉思中的陈琳浑然不觉,身体由于惯性前倾了一下,抬起头,看着那个家伙得意的笑容,陈琳狠狠的瞪了冷峰一眼,用她的愤怒来掩饰她的尴尬。

陈琳看了车外一眼才发现,车子已经到了自己家的门前,她竟然看了这个男人的侧脸一路,陈琳脸如火烧,她觉得,在这个男人面前,花痴之名是逃不掉了。

坐在驾驶位置的冷峰扭过头来,一脸坏笑的看着陈琳,低声问道:“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现在你可是我的大贵人,小女子是非常乐意请你进去喝杯咖啡的。”陈琳喝了酒以后,语气变得更加甜美迷人的说道。

看着陈琳家的豪华别墅,冷峰琳淡淡一笑道:“我可不是你的什么贵人,刚才和你开个玩笑,天不早了,你赶快回去休息吧。”

陈琳轻轻地推开车门下车,站在车外对着冷峰咯咯一笑道:“你真的不上去了。”

听到陈琳的笑声,冷峰心里一荡,但很快就压制住了心中的那份涟漪,陈琳是标准的美女不假,冷峰也非常想和她发生点什么超友谊的事情,可冷峰害怕担,害怕心中有牵挂,因为每一个牵挂,都是致命的破绽,他这样的人,一旦有了破绽,那么就意味着离死亡近在咫尺。

所以冷峰更喜欢那种只谈性不谈情的女人。

“回见。”

自知现在抵抗力不强的冷峰说完就马上点火调转车头离去,半个小时后,冷峰驾车又回到了自家小区。

与此同时,陈琳别墅所在的小区外,一辆帕萨特轿车停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

“娘的,今晚我们一定要得手,否则还得继续耗下去。”汽车里,一名留着光头的青年,狠狠地吸了一口香烟,语气阴沉道。

柔和的路灯灯光照进了汽车里,借着灯光,隐隐可以看到他的头顶的左臂上印着一个裸女的图案,除此之外,他的脸上还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疤,让他整个人显得格外的狰狞,阴森。

“花哥,你说叶浩然到底给咱杨总说了些什么,为啥杨总会同意等咱抓住冷峰后让交岀去,难道他不为弟弟报仇了吗?”坐在驾驶位上的一个青年开口问道。

在天都,花哥的名声一点都不小,他是杨杰手里的一张王牌打手,因为他曾亲自将自己的左手小拇指头剁了下来,然后将骨头做成了项链吊坠,挂在了脖子上。

狠!

这是花哥的代名词。

“肯定是大利益。”花哥男深深吸了一口烟,想了想道:“否则杨总不会这样做。”

“我想也是。”

青年说着一脸郁闷道:“妈的,如果不是因为顾虑杨子皇的人,我们也不至于在这个小王八蛋后面像个跟屁虫一样跟了一个晚上。”

“马上不就结束了吗?”

花哥掐灭烟头,阴森一笑没有吭声,而是习惯性地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小拇指骨头,表情冷得吓人。

“出来了!”

半分钟后,就当花哥打算再次点燃一支香烟的时候,一直盯着小区出口的青年看到冷峰驾车驶出了小区,当下他兴奋地拍了拍花哥的肩膀说道。

湘阴县人民医院
安塞区人民医院
湖南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江门治疗睾丸炎费用
威海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