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万灵灭魔阵第二百七十七章幻境

2020-01-24 08:51: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灵灭魔阵 第二百七十七章 幻境?

陆翊在草地上足足躺了半个时辰,才一翻身坐了起来,闭目打坐恢复实力,少顷,陆翊突然狂喜的蹦了起来,突破了,突破了,精神力竟然在刚才的重压之下突破到了五阶,这一意外之喜直接冲淡了陆翊身心的疲乏,灵光一闪,陆翊便失去了踪影,却是进入了玉佩内部开始加速恢复起来,陆翊已经要迫不及待感受下五阶的精神力带给自己的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五阶的精神力带给陆翊的惊喜还是很大的,陆翊现在可以更加清晰明了的感觉到外界灵气的异动,对于灵气的变化也更加敏锐,运用灵力的能力更是直接上了一个台阶,陆翊甚至稍稍找到了御空飞行的感觉,只是自身灵力不足无法更好的与外界灵力协调,所以陆翊还是不能做到罢了。现在陆翊外放精神力可以探查到方圆五千丈的距离,比之四阶后期的千丈距离足足大了五倍。陆翊运起微澜指法刻画了几个阵符,发现无论速度还是精准度都大幅的提高了,相对的,陆翊布置了几个法阵进行了实验,明显感觉自己掌控法阵的能力也增强了。陆翊相信,以现在的精神力能力,再与樊邴龙战斗的话,自己在灵力的消耗上将会减少至少三成以上,而回复的速度跟调动外界灵力的能力则更是提高了至少五成,自己即使不服食丹药,也不会被其耗死了。

欣喜过后,陆翊冷静了下来,现在,陆翊已经来到了那传送阵的跟前,此传送阵明显是一个近距离的传送阵,只用了四块中品灵石陆翊就将其发动了起来,看着那灵光闪现的传送阵,陆翊没做丝毫的犹豫,一脚踏入了其中。

华光闪过,陆翊出现在了一间四四方方的厅堂的正中,四面墙壁上各有一扇石门,每一扇门的上方各刻着一个古字,分别是“生”、“死”、“景”、“惊”,陆翊看到这四个字,顿时联想起了自己在阵书上看过的八门阵法中的一些记载与讲解,“生死休惊,景开杜伤”乃是五阶阵法“八门金锁阵”的布置总领,难不成这魔云尊者竟然还是阵法师?

陆翊没有贸然去尝试着推开其中一扇门,而是盘坐下来,开始静静思考,按照阵书上的讲解,八门金锁阵对应的有八门,其中四吉四凶,两两相对应,比如生对死,生门必活,死门必死;休对伤,休门得财,伤门见血。此处设了四门,生门死门应该是两个极端,踏入生门肯定是十分安全的,但却有可能直接被传送出秘境,那就等于白来一趟了。死门一旦踏入,肯定是危险重重十死无生的局面,显然是不能踏入的;景门惊门则应该相对比较中庸,景主学习,难道其中有什么功法?惊主惊吓,估计如果进入其中则应该是陷入幻阵之中,至于破除幻阵之后会有什么,就不得而知了。还真是有点伤脑筋啊,到底该怎么办呢?

陆翊就这么枯坐着,足足坐了三天,最后,陆翊下定了决心,生死两个极端自己是不会去碰了,景门如果真如自己猜测般内有功法等物也不是自己需要的,惊门如果是幻阵,自己就进去破上一破,一来检验下自己的阵法造诣,二来见识下上古幻阵的威能,说不定对自己还能有些启发。主意打定,陆翊站起身来,大步走到那惊门跟前,伸手一推石门,便迈步走了进去。

空间一阵扭曲,陆翊感觉自己好象被传送到了某处,等自己适应过来,却发现面前的是一片熟悉的风景。这是涿州城外的小树林,陆翊自幼便在里面滚打摸爬、嬉戏玩耍的小树林,第一次遇见吕凤来的小树林,亦是两人一起捉那情鸮蠢兽进而情愫迸发的小树林,这里面充满了陆翊各种美好的或是糟糕的回忆。此时的小树林内,一片安静祥和,阳光自树间洒下,如千万缕光剑,泛着金色的光芒照在地上,碧绿的青草上还挂着晶莹的晨露,小鸟在树枝上吟唱着欢快的歌曲,这幅美景让人不由得放松了紧绷的神经。远方走来几个小孩,都是陆翊儿时的玩伴,见到陆翊,便蹦蹦跳跳的向陆翊跑来,嘴里还喊着陆翊的名字邀请陆翊跟他们一起玩耍。

陆翊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很是疑惑,这是梦境?不对,这应该是幻阵,只是这幻阵似曾相识啊,跟之前麒山前辈教自己的幻阵“心镜”那是何其相像,两者都是可以模拟出入阵者所见所想,只是心镜的阵心乃是活的,可以随时模拟出入阵之人现在的想法,而这个幻阵却是直接找出了自己心中最温馨、最美好的记忆。如果没有之前的关于心镜的经验,陆翊相信自己在踏入这幻境的那一刻,肯定就会迷失在了其中。

眼看着几个孩童就要靠上陆翊的身边了,陆翊猛然抬手,几道水箭凌厉的射向了正向自己本来的孩童,有如泡沫般,几个孩童的身形完全破裂了开来,小树林又恢复了平静。“啁!”一声凄厉的雕鸣,神骏的大白雕从天而降,雕背上,坐着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不是吕凤来又能是谁。那绝美的容颜,似雪的肌肤,标志性的带有一丝戏谑的笑容,即使陆翊明知这是幻景,心中也怦然一动。

“陪我走走吧。”吕凤来下了大白雕,款款向陆翊走来。

陆翊的手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任何术法,不知为何,陆翊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异样的情绪,想要多跟这个明知是虚拟的吕凤来多呆一会儿。终于,吕凤来已经走到了距离自己不到三尺的地方了,陆翊一闭眼,一道水箭射出,身前再无一人,可是陆翊的心里却空落落的。

四周空荡荡的,陆翊静立片刻,见再无其他,便信步向着小树林深处走去,很快,陆翊便穿过了这片带给自己美好童年的乐土,来到了官道之上,涿州城已经在望了。

一片焦土残垣,涿州城的城墙已经倒塌,城门只剩了一半,斜斜的挂在那里,城内空荡荡的,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原本热闹的街道现在只剩下满地的疮痍,陆翊快步向城主府奔去,远远的就听见城主府内传来一阵哭声,陆翊心下大急,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似乎是忘了自己是在幻境之中,三两步便跨越过已经破败的城主府门,来到那府堂之上。一位一身白衣的妇人,正趴在一樽万年香檀制成的巨棺上痛哭,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听的陆翊心中没来由的就升起一股悲愤之情。也许是听到有人来了,那妇人止住了哭声,慢慢的转过了头来,尽管陆翊早已有所意料,可是当他看清那张日夜思念的熟悉的挂满泪珠的脸时,内心还是不由得一紧。

“翊儿,我的儿啊,你可回来了,你父亲他,你父亲他死了!”妇人不是别人,正是陆翊的母亲孙琼。

一股悲伤的情绪已经完全填满了陆翊的心头,陆翊不由自主的缓步向着自己的母亲靠去,两行清泪自陆翊的脸上滑落,双拳紧紧的攥着,陆翊咬牙切齿的道:“为什么?为什么?父亲为什么会死?是什么人杀了他。”

“涿州城被邪修攻破,为了掩护城中老百姓撤离,你父亲率领守城军士及瑶山弟子跟对方死战,在乱军之中被人所杀,为娘赶到时,只看到了你父亲的尸首。”孙琼一边失声痛哭,一边说着发生的事情。

“啊!”仰头一声怒吼,陆翊双眼通红,抬手发出一道尺许粗的水龙,直击在府堂的墙壁之上,顿时将那厚厚的墙壁破开一个大洞。

“翊儿,来,快到为娘的身边来,为娘已经失去了你的父亲,可不能再失去你了。”孙琼冲着陆翊招手。

陆翊听到孙琼的呼唤,转过头来看向了自己的母亲,双眼血色渐渐褪去,“你不是我的母亲,你只是幻象,虽然你所化的我母亲的形象没有丝毫的破绽,但是你说的话语却出卖了你,大敌当前,我的母亲只会跟我父亲并肩抗敌,两人怎么可能分开?你为何要这样对我?是不是我走到你的身边后,就是我彻底迷失自己之时?”

“翊儿,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相信为娘?我真的是你的母亲啊,快过来,让为娘好好看看你,为娘不能再失去一个亲人了。”孙琼闻言大急。

“我不会对你出手的,毕竟你幻化的是我最亲近的人,我也不会来到你身边,你死了这条心吧。”陆翊说着,转头向府堂之外走去。

“翊儿,翊儿!回来啊,你回来啊,为娘不能失去你啊!”任凭孙琼再怎么呼喊,陆翊没有再回头,径直走向了府堂之外。

陆翊一只脚刚刚踏出府堂,周围的景象瞬间开始崩塌,几个呼吸的时间,陆翊之前看到的一切便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间方圆只有三丈开外的石室。

海南省肿瘤医院怎么样
南安市医院怎么样
长春那有治疗银屑病的中医啊
深圳哪个妇科中医院好
昆明出名的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