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娘,咱回家

2019-09-13 04:20: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哥匆匆的下车,匆匆的转乘,在他眼里,什么风景也没有。唯一存在的,是盼望老娘赶快回家的那颗孝心。

雪花漫天卷地落下来,犹如鹅毛一般,纷纷扬扬。轻轻地轻轻地落在房顶上,落在草地上,落在山峰上。它是那么纯洁,那么晶莹,真使人不忍心踩上去。然而行路的人、疾驰的车,无情的践踏着这美好,这清纯。一边,童男玉女在嬉戏着,堆雪人、打雪仗、与雪为伴,融入雪景之中。一边,扫雪的车、清雪的人在忙碌着,男男女女,被风吹的黑红黑红发皱了的脸。他们在忙碌着,微博的工资是他们的希望,没有它,他们不知将以何存。

大哥匆匆的行进着,当他轻轻敲打弟弟的朱门时,已是夕阳西下;梦城的街灯眨着眼睛,与瑞雪共舞,瑞雪兆丰年,欣喜的城市,快乐的乡村都在传唱着《雪中情》这首歌,寒风萧萧,飞雪飘零,长路漫漫,踏歌而行……时针指向六点整,梦城电视台开始播放电视连续剧《雪山飞狐》,这歌声淹没了一切琐碎的声音,连同雪花飘零的近乎听不见的悄悄声。一座城、一座山都在把梦追寻,一片天,一片地,都在抒发英雄豪情。

“舜儿……”娘的声音嘶哑,几乎无声。

“娘!”大哥跪在雪地里满身是雪的娘的面前,轻拍着年迈母亲身上的雪,搀起不知在风雪里呆坐了多长时间的老娘。满眼的泪花,融进这飘洒的瑞雪之中。

“大伯,要不到屋里坐会!”迎春怯怯的说。这已是她最大的权限了。

“春儿,你爸呢?”

“我爸到省里开会去了!”

大哥已经明白了一切。

“娘,咱回家!”

“等会!”迎春说着跑进屋,拿出一个不知已经多少年的粗布包袱。

“大伯,拿着!”

大哥把包袱挎在腰间,背起腿脚已经麻木的娘,稳稳地迈出这豪宅,鼻塞的他闻不见这豪宅花园里淡淡的花香,他紧紧的背着娘,一步一步走向街头,雪在他的重压下吱吱的响。一串串深深浅浅的脚印留在他的背后,慢慢的被漫天的雪花掩盖,仿佛这个世界他根本就没来过。

一股暖流沁入心脾,从包袱里传来的暖流。

“哎,春儿这孩子!”大哥心里念叨着。

不知走了多远,不知说了多少次好话。终于一个出租车司机答应了大哥的苦苦哀求,以比平日贵不知多少的运费载他们回家。

“娘,这是春儿给咱的包子,还热乎着呢,吃吧!”大哥在车上,打开春儿给的包袱!拿出几个包子,包子底下是母亲的衣物,也被这香喷喷的包子暖热了。大哥重新把包袱系好,跨在腰间。

“娘!你看这雪,多喜人啊!明年的收成准好。”大哥边吃边说。

“差不了!”娘心不在焉的重复着。

“娘,还记得不,那年收成好,你一高兴,给俺包大包子,俺一口气吃了七个,撑得直哼哼!”大哥找着话说。

“舜啊,就你没出息,吃那么多!”娘露出一丝笑意,她猛然间仿佛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那久违的笑容突然凝滞。

“娘,改明儿我给你打只山鸡,咱炖白菜吃,可香啦!”

“好!好!娘等着吃!”

一路上娘儿俩有说有笑,声音飘洒在瑞雪纷飞的夜色里。母子深情比这漫天的雪花,不知要珍贵多少!

作者:姚洪超qq号914 05901节选自长篇小说《是谁在敲打我窗》

共 121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语言流畅优美,故事非常感人,儿子对娘的爱心永远是最真诚的,非常温馨的一篇文章,佳作欣赏!【编辑:李荣】
1 楼 文友: 2015-01-20 1 :49:17 多谢李老师提携,祝您万事如意! 让清新亮丽的风景,真善美的深情洒满人间!如何预防中风的发生
宝宝中暑症状
孩子上火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