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家世界董事长杜厦对抗沃尔玛的背后故事联商

2019-07-08 20:07: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家世界董事长杜厦:对抗沃尔玛的背后故事联商

能在有生之年让家世界和沃尔玛坐到一张牌桌上,杜厦就满足了 1988年李宁从汉城奥运会的吊环上摔了下来。回到国内,他想举办个人运动生涯告别晚会,但各种冷遇接踵而来。有朋友告诉他:“杜厦也许能帮你。”在崇文门的便宜坊烤鸭店,李宁见到了素未谋面的杜厦。 “他始终一脸是泪,”回忆起这段细节时,身材高大的杜厦坐在餐桌旁豪爽地挥了挥手,犹似当年,“我一口应了下来!”—不过钱从那儿来呢?当时,40岁的经济学家杜厦刚刚辞掉南开大学教授之职,准备下海,“口袋里没有一分钱 。” “没想到晚会花了80万,我赚了40万。”现任家世界连锁商业集团董事长的杜厦神色狡黠而不无得意。 为李宁举办这次告别晚会,正是杜厦向商业世界打的第一声漂亮招呼。 “2008年前不过长江!” 然而16年弹指而过,家世界在中国零售企业中似乎成绩平平。在商务部的零售企业销售额排名中,2001年家世界名列第12位,2002年名列13,2003年则掉到了第19名。除了北京之外,家世界没有进入其他商业竞争最激烈的一线城市,反而固守在天津、西安等二线城市。在零售同行纷纷大举扩张的今天,征战8年的家世界似乎锐气渐挫,看起来越打越保守。 “保守?!如果说策略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进攻,那你说还是保守吗?”56岁的杜厦迅速反问道。 1994年是杜厦商业路线的分水岭。此前杜厦在天津成功创建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当时天津最大的别墅区、最大的工业厂房区,包括全国第一笔银行按揭业务,都是由这家房地产公司创造,但成为天津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之后,杜厦想到了“转行”。转到一种“能够永续经营、行政干预最少、可以复制”的产业里去,这是当时杜厦寻找新行业的最核心的原则。这时候杜厦注意到了1994年住房首次私有化后,国内需求极大却一片空白的装修产业。 1995年杜厦选派了40名家世界员工前往美国,去最顶级的建材超市家得宝(The home Dopot)学习各项管理运营技巧。经过约两年筹备之后,1996年12月6日全中国第一家建材超市“家居”在天津开业。由“李宁晚会”与文艺界结缘的杜厦,赢得了包括赵忠祥、倪萍、黄宏等一干大腕的大力“捧场”,“他们在超市充当‘销售员’,没有任何报酬,走的时候一人推一车自己喜欢的东西好了。”开业当日超市被挤得水泄不通。 一年之后,1997年9月,家世界第一家主营日用消费品的现代化卖场“家乐”在天津开业。 应该说,家居和家乐是本土超市企业的先行者。 直接打到一线城市吗?—在创建之初杜厦就对此长考过。结论是:“那对我们是一种危险的策略,”杜厦解释说,“当时我们还是小学生,十分不专业。”这决定了“我们必须‘让开大路,占领两厢’。” 从那时起,杜厦开始勾勒其“集束式策略”雏形,这也是现在被一些外刊认为家世界是“沃尔玛在中国最具竞争力的对手”的主要原因。“在较短时间内集中某一城市,迅速创造支配者优势—成为当地最大的零售企业。”杜厦简洁概括他的策略。 从1996年底到1999年家世界迅速在天津投建了数十家店,“当天津被吃得差不多时”,1999年转战西安,在不到三年时间里家世界在西安开了10家店,每家店的面积都在1万平方米以上。杜厦不讳言,“在天津和西安我们有稳固的竞争优势。”现在杜厦的第三个目标城市是郑州,当然在杜厦的构想中接下去还会有更多的目标城市。 家世界创建的8年里,大部分时间杜都在强调“放慢速度”,“增长30%-40%已经相当可怕了。” “我们从不因为某一个地方有一个开店的机会就跑过去,白给都不要,这需要定力。”“所有开店计划都是以‘集束式策略’为前提的。”“坚守‘二线策略’”,“以城市为中心向周边辐射”,“2008年前不过长江!”一一列举家世界的这些独门法则,杜厦神色里流露出些许得意。 “有一天当沃尔玛、家乐福想要从一线城市渗透到二线时,就会发现,他已经没有机会了。”对于家世界近三年在商务部排名中逐年退后,杜不屑一顾,“那能说明什么呢,我们还有几十年回旋的余地,”他顿了顿,神情坚定,“现在还远不是下结论的时候。” 耀眼的独立董事 22年前,南开大学教授、经济学家杜厦,应邀参加中国西北大学举办的一次学术研讨会。当杜厦走下火车时,一个年轻人举了一张牌子,上面写着杜厦的名字,就站在杜厦对面。“那就是张维迎,那时他刚上本科。”在这次研讨会上,“因为张维迎思维非常活跃,引起了我的注意。”随后开始了杜、张延续至今的22年私交。接受本刊采访时杜厦不时强调,“我是一个‘曾经的’经济学家,一定要加上‘曾经的’,否则张维迎有意见。” 2001年当杜厦决定重新建立一个国际化的董事会时,立刻想到了张维迎,但对外早已宣称“决不做任何企业独立董事”的张却一口回绝。杜厦笑笑说,“先看看再说嘛。”不出所料,去过天津之后,北大着名教授张维迎变成了家世界的独董之一。 在家世界非常耀眼的董事会名单中,曾长期担任美国头号家居仓储集团家得宝的商品采购副总裁詹姆斯·英格利斯十分引人瞩目。詹姆斯·英格利斯是家得宝创始时期的四大高层人员之一,曾经是家得宝的第三把手。他和杜厦在1995年家得宝和家世界的谈判桌上结识,当时双方有意于共同开拓中国市场。但是当谈判进行了一年,在定于1996年6月正式签合同的前几个星期,家得宝董事会掉转了方向,打算放弃中国进入南美市场。(这或许是事后令家得宝最后悔的事情吧,现在法国欧尚、德国的欧倍德相继进入中国,而家得宝则从南美撤出,开始重新将目光瞄向中国。) 合作没有结果,一年来针锋相对的谈判却使得詹姆斯·英格利斯和杜厦两人之间建立了深厚的信任。英格利斯在送给他女儿的一份日记中写道“我认识一个叫杜厦的中国企业家,他是我40多年职业生涯中见到的最奇妙的人。”这令杜厦印象极深。 2001年60多岁的詹姆斯·英格利斯到中国参观了杜厦一手创建的家世界后,十分爽快地决定担任家世界的独立董事。另外一位加拿大籍独立董事戈登·A·菲尔,是加拿大安永会计公司高级合伙人,现担任董事会审计委员会主席。 “一个国际化的企业,必须要有一个国际化的董事会,”“当我把目标定为在中国打败沃尔玛、家乐福时,我必须先做好准备。”杜不讳言,希望通过董事会能对自己、对企业形成约束。“在下海的这16年,我可以说,我没有用一分钱贿赂过任何一个政府官员!从没有逃过一分钱的税!从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生意!”“这家公司是透明的、干净的,这也是家世界能吸引到这些独董的最根本的原因。” 现在在花旗银行的推动之下,家世界将带着“耀眼董事会”、“以沃尔玛、家乐福为对手”、“透明、干净的公司”等概念进入资本市场。 “在香港或者美国,家乐和家居合并或者单独上市。”在一起走进餐厅之前,杜厦回过头简略说道。看起来这对他来说那似乎并不是一件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他能跻身最后一轮玩家吗? 杜厦的父亲是一位国民党高官,在北平解放之前地下党写信挽留他为新中国服务,杜父随即留在了大陆,不久却遭遇牢狱之灾,以戴罪之身离开人世。1982年国务院平反办公室才到南开大学找到杜厦,为其父平反。杜厦拥有这样的家庭背景,在文革期间会受到怎样的待遇可想而知,在20岁前后、青年时期最宝贵的几年里,杜厦数次陷入九死一生的境地。 在回忆当年为何做出放弃政界、学界而下海的选择时,杜厦绘声绘色地讲了这样两个故事:“1984年好莱坞着名影星简·方达嫁给了CNN总裁泰德·特纳,很多人都以为是她傍大款,其实简本身早已是好莱坞着名的富婆,是对方白手起家、创造奇迹的传奇打动了她,在美国人眼里,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同年美国人评选的年度最优秀的企业家,竟然是一个12岁的卖香肠的小男孩,他接手一位搬走的邻居家的生意,和他的同学把香肠事业做得有声有色。”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成功,实际上成就我今天的只有两个字—‘坚强’。后悔自己的决定,可以说那是我一生中惟一的一次耻辱。” “在美国英雄史里,创造财富的人、企业家们是最首要的,恰恰相反在中国几千年英雄谱里,有军政人物、有土匪,却从来没有注意到财富的创造者!我希望通过我的奋斗,改变人们的英雄观。”他神情格外振奋。 那时候只想做年,积累经验和财富然后再回到学校里的杜厦,却一下子就做了16年。在起落不定的商业生涯里,“只有一次,有一个月的时间,我有些怀疑我下海的决定,”1990年在香港外汇市场日元暴跌期间,大量买进日元的杜厦,不仅血本无归而且迅速背上了1300多万港币的债务。在很短时间内杜厦还清了所有债务,又回到创业初期身无分文的状态,“欠钱的时候很亢奋,钱还完了一身轻的时候,我却开始怀疑自己当初下海的决定。”“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成功,实际上成就我今天的只有两个字—‘坚强’。后悔自己的决定,可以说那是我一生中惟一的一次耻辱。” 1998年,高尔夫爱好者杜厦,在一片反对声中投建了天津杨柳青高尔夫球场,对此杜厦深为得意,“现在这是华北地区最漂亮的球场,也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几个赢利的球场。” 站在这片优美的高尔夫球场中间,谈及他家族的磨难、他本人在商场上历经的几次生死时刻,杜厦神情淡定,“同龄人里,像我这样经历曲折的人恐怕不多,我已经慢慢习惯了。”“正是因为这些经历,所有这些在我眼里才变得很轻很轻。”他指了指置身其中的球场,眼睛久久地望向远方的林荫处。 杜厦现在的目标众所周知—逐鹿中国的家乐福、沃乐玛。“只要在有生之年这张牌桌上还剩下四个人,我还在桌上,还是其中的一个玩家,我就很满足,”他强调说,“游戏需要时间!”(消息来源:中国企业家 周一)

在线购物网站建设,要注意这些问题
网络营销的方法,总有一种适合你
百度关键词优化如何分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