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 第二十六章 凤轩暂离

2019-10-12 17:59: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 第二十六章 凤轩暂离

清舞好不容易定了定神,立刻迫不及待地接着问道:“还请两位告知,这位凤栖域主所在的域城距离这里有多远?大致在什么方向?”

此时这两人已经回过神来,他们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能够在自己毫无防备之下出现在他们面前之人,拥有着何等实力;原本有些不满的心情现在早已消失不见,他们彼此对视一眼,其中一人有些为难地答道:“据我们所知,凤栖域主所在的域城名为凤阳城,是西苍渺北部相当繁华的一座域城,但是具体位置我们二人也不甚清楚。”

凤阳城么?这已经是个重要的线索了,只要知道他所在的域城,一路打听着寻过去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如此一来……

清舞向两人道了谢,赶忙寻了个偏僻之处,便带着齐家父子一同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刚一进入碧玉天心镯,凤轩那火红的身影便闪电般地飞窜而来:“小舞子,我要去找他!”

“嗯,我们一起。”清舞重重地点了点头,双手轻轻地握上他有些轻颤的手掌;这上古遗迹里就算是有再多的不凡际遇,也比不上寻找凤轩父母的下落来得重要。

谁料,凤轩却是反手紧了紧清舞的芊芊玉手,坚定地摇了摇头:“不,我想好了,你还是继续留在这里去探索那上古遗迹。”

“可是……”清舞刚刚开口,便觉凤轩募地伸出一根手指堵住了她的唇瓣:“小舞子,探索上古遗迹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你可不能浪费。”

看到他极其少见地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清舞只得妥协地点了点头,可是心中却依旧有些不放心:“若是遇上什么危险,可不许再逞强了。”

方才从那两人口中听说了九翎孔雀与凤栖乃是死敌之事,想来凤轩到了凤阳城之后,所面临的绝不会是风平浪静的局面,希望事情不会太糟糕才好。

凤轩有些怔愣地看着清舞为他忧心的模样,那紧紧蹙起的柳眉与满溢着关切不安的瞳眸,让他不自觉地心跳加速起来。

“小舞子,在走之前,我想……”凤轩目不转睛地盯着清舞,不知为何,那俊逸无琢的面庞之上,竟平添了几分奇异的晕红。

“嗯?”清舞只顾着设想万一凤轩的父亲有难,她应该如何在第一时间赶到;一时间竟没能注意到凤轩面色的变化,更不知何时,原本在附近的齐家父子还有几个伙伴忽然没了踪影。

这一次去寻找父亲的下落还不知前路如何,因为这里并没有通往凤阳城的传送阵,所以他只能在到达西苍渺北部之后,自行探寻;且不说能否得偿所愿,就算是见到了父亲,只怕到时还要有一场大战在等着他。再加上清舞此次探索上古遗迹情况未明,如此想来,他们两个大概要有月余见不到面了。

想到这里,凤轩那本就充斥着不舍之意的金眸又染上了几分莫名的深邃,内心深处像是终于做出了最重要的决定一般,金眸微动,直直地望入清舞的双眸,凑近她的耳边轻声低语:“小舞子,我好喜欢你。”

清舞募地轻轻一颤,迎上他神情而认真的目光,双颊不由自主地飞上了一抹红霞:“嗯,我也是。”

得到了她肯定的回应,凤轩的金眸之中霎时燃起了炽热的火光,不由分说地将她拥入怀中,修长的手臂紧紧地搂住她的纤腰,将自己的唇轻轻地覆上她的。

他们清楚地感觉到对方加速的心跳,迷蒙间,空气之中渐渐地燃起了几分异样的热度。

凤轩只觉自己浑身上下忽然变得炙热无比,那滚烫的温度似乎比自己的涅槃火还要厉害,而且现在竟还在不断地攀升;这种美妙的热度来自于与她唇间的气息,那一抹醉人的芳香在彼此的唇间淡淡地逸散开来,让他流连忘返。

清舞美眸如水,本就染上朵朵红云的脸颊愈发娇艳动人;此时此刻,他那毫不掩饰的浓烈爱意似乎要原原本本地渗入她的灵魂深底,而她,也心甘情愿地沉沦其中。

恍惚间,清舞只觉自己的脸颊上、眉眼间、耳垂旁,都在被一个温热柔软的存在轻轻触碰,那感觉奇异而美好,又似星星点点的火苗,燃起了她内心深处的燎原之火。

俊逸非凡的红衣青年扬手一挥,平地里便忽然多出了一方火红色的帐幕,那一片热烈的红,悄悄地掩住了红影之下的两人……

清舞醒来之时,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双闪烁着浓情蜜意的金色瞳眸。

她不由得微微勾起了唇,柔柔一笑:“怎么?舍不得我了?要不然我还是陪着你一起吧。”

他眼中那一抹淡淡的化不开的离愁她又怎会看不出,真是无法让人安心的家伙啊,明明很不想离开她却又要自己逞强。

连半秒钟的犹豫都没,凤轩立刻状似赌气般地摇了摇头:“我自己去可以的,只不过……”

金眸一闪,他忽地眨巴着大眼睛嘟起了嘴:“小舞子,你可要记得,每天都要想我!”

凤轩一露出这种委委屈屈的表情她就缴械投降了,赶紧小鸡啄米般地使劲点头:“当然当然!”

两人又温存了片刻,便双双起身;不一会,便见唇边挂着淡淡笑意的凌夕缓步而来,对着他们促狭地一笑。

“小凌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要是那只臭狐狸醒了,你可一定得看紧了他,不许他占小舞子便宜!”凤轩挥舞着拳头愤愤地说道。

听到他如此义愤填膺的嘱托,清舞与凌夕不约而同地抽了抽嘴角:他们怎么觉得,神圣火凤凰与zǐ云天狐才是天生的死对头呢?

未免夜长梦多,凤轩在第二日一大早便往zǐ华城的传送阵赶了过去;zǐ华城只有一个传送阵可以通往北方的域城,他也只能先尽快到达西苍渺的北部,再打听凤阳城的所在了。

而清舞也立刻转往zǐ华山脉,准备去那个神秘法阵所在之处混入人群、伺机而动;想来这里也一定有许多闲散历练者来此碰个运气,她倒是正好查探一番,看这苍渺大陆上普通修炼者的实力能有几何。

“怪不得那几个历练者会迷路,这zǐ华山脉还真是重峦叠嶂,一山更比一山深啊!”清舞与齐家父子一边往那神秘法阵所在的方向一路疾飞,一边饶有兴致地望着脚下沿途的崇山峻岭。

这苍渺大陆果然是比绮罗大陆要辽阔数倍之多,单单只是这zǐ华山脉,便与绵延千里的天断山脉相差无几,而这里,也只是西苍渺南部一座比较有名的山脉而已。

“清舞姐姐,你以前一直都住在风雷山脉里吗?”齐飞忽然眨了眨眼,有些好奇地问道。

“阿飞,别问东问西的!”齐岳赶紧朝齐飞投去一个责备的眼神;与清舞相处许久,他自然看得出清舞一举一动绝非寻常人等,而既然她有意隐瞒,想必这些事情并不是他们所应该随意询问的。

清舞倒是不以为意地微微一笑,心中一动,深邃的双眸地望向了不知名的远方:“其实,我来自一个离这里很远的地方,本来我的父母与我一同来到了这里,但是途中我们遇到些意外失散了,所以我才会独自一人出现在风雷山脉。”

齐飞一听她这样说,立刻有些不安地皱紧了眉头:“清舞姐姐,你一定很担心他们吧。”

清舞美眸一闪,温和地看着他:“还好,因为我相信,我一定能够找到他们。”

“清舞姐姐,那我一定帮你!”齐飞挥舞着小拳头信誓旦旦地道。

“嗯,好啊!”

两人相视而笑,一股淡淡的温馨流转其中。

然而就在此时,自他们脚下越来越嘈杂的喧闹声引起了他们三人的注意;好奇之下,他们双双对视一眼,悄无声息地飘落而下。

“你什么意思!凭什么杀了这头虎兽?他已经同意与我大哥契约了!”

“就是!你这家伙太不讲道义了吧!没看见我大哥已经收服了他吗?”

“今天你必须给我们大哥一个交代!”

愤愤不平的怒吼声震彻在整片山野之中,可是随之而起的一声冷笑,却是将这几人愤怒的咆哮声完全盖了下去:“哼!你们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向本公子要什么交代?果然是些穷山沟里的土包子,真是没见识!”

“你!”方才叫骂的几人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反倒是那个被几人簇拥在中间被称为“大哥”的男人赶忙挥了挥手,及时制止了身后几人的叫喊。

他定定地打量着自半空中飞身而下的俊秀男子,沉声开口道:“你是何人?”

说话间

,那俊秀男子已经降落在地,神色倨傲地走上前来;他身上披着一件极为精致的zǐ色披风,一看便知是象征着身份的华贵衣物,只是,那高高在上的目光,实在是让人看不顺眼。

“我是什么人,像你们这种土包子也有资格知道?识相的赶紧走开,本公子看着你们碍眼!”俊秀男子不屑地冷哼一声,那憎恶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群乱舞的苍蝇一般。

咳咳…和谐社会需要,只能点到为止了,大家自行脑补吧…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大概需要多少钱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咨询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网络咨询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要花多少钱
分享到: